这还真被牛大力给猜中了。

    王青阳的确是听了村里几个书生的话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起先根据几人的说辞,牛大力办的私塾是用来教村子里小姑娘的,且还不收束脩,这不管是谁听了都会觉得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毕竟,许多人普遍认为私塾就是给男子上的,而女子就该相夫教子,侍奉公婆,可在王青阳看来本朝的私塾是给男子上的,但也没明令不让建个只允许小姑娘上的私塾啊。

    更何况,许多富贵人家都会请当地有名的先生来教自家女儿读书识字,甚至一些达官显贵更能请动大儒来授课。

    而且,大力办的私塾只收小姑娘,教书的也是个女子,这避忌了许多问题,王青阳不是迂腐的人,反而对牛大力办的女子私塾感觉很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俗话说要知天下事,须读古人书,读书不但可以开阔视野,也能让人明辨事理,从书中汲取到前人的经验,减少以后犯不必要的错过。

    想通这一点,王青阳觉得这几个书生有些小题大做了,甚至觉得他们来这里告状,单纯是为了大力私塾不收束脩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几个书生是附近私塾的教书先生,大力不收束脩,让他们这些教书先生是收还是不收得好?

    可之后听说冷秋娘私塾的教学方式,王青阳不由呆住了。

    墙上写字?

    沙堆写字?

    这样能教得好学生吗?

    原本王青阳只是心存怀疑,可在几个书生一番添油加醋下,他也觉得让孩子在墙上写字有些误人子弟,便急急忙忙来牛大力家。

    王青阳也不是来训牛大力的,大力为人憨厚老实,办私塾不图好处,让孩子不用花银子就能读书识字,191tyc.com:但这种读书方式不可行啊!

    听牛大力说这是误会,王青阳顿时反问道:“误会?大力,莫非外面传你们私塾墙上写字是假的??”

    牛大力挠了挠头,憨厚一笑,“这倒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王青阳板着脸,“大力,不是叔说你,你办私塾是为了孩子着想,叔明白,但读书识字不是儿戏?连幼儿启蒙书都没有,又怎么能识得了字?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王青阳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清楚对寻常百姓而言,读书识字是一个相当困难的事情,上私塾要给束脩,逢年过节要给先生礼物,书,笔墨纸砚,这一样样都要花不少银子,一般人家哪里供得起啊。

    就算供得起,也需要以全家之力来供一个人读书识字,指望他将来能有成就有出息。

    “叔,谁跟你说俺那私塾没有启蒙书的,没有启蒙书俺小姨子怎么教孩子读书识字?”牛大力憨厚的脸庞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听说上你的私塾,孩子不用买启蒙书?”王青阳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是不用啊!”牛大力点头道。

    王青阳没好气了,“那你还说有启蒙书?”

    “是有啊,俺小姨子有一本就够了!”牛大力道。

    王青阳差点儿气背过气去,这什么跟什么啊,合着你几十个人看一本启蒙书啊?

    “叔,你别急,俺懂你的意思,别人的私塾每个人都有自个的书看,俺也不是不想,可俺没那条件啊,你也知道的,俺小姨子那私塾只教小姑娘,谁肯花银子给闺女买书啊,这还不如花点钱供儿子上私塾呢!”牛大力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俺小姨子那私塾如今办得也不错,虽说不是人人都有那启蒙书看,但也能读书识字!”

    王青阳深深吸了口气,“那我就问你,一本启蒙书怎么教孩子?”

    牛大力憨厚一笑,“不如这样吧,叔,你先喝口茶,俺再带你去俺小姨子的私塾看看!”

    王青阳想了想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这不用启蒙书,又不用买笔墨纸砚的私塾到底是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喝完一杯茶后,牛大力和王青阳也没废话,便往冷秋娘的私塾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两家后院打通,他们从后院的门来到私塾,此刻,私塾静悄悄一片,众小姑娘拿着细竹棍低头在沙盘写着什么,冷秋娘一边走一边侧头看了看小姑娘面前的沙盘,发现有人写错,便会在一旁提醒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王青阳微微蹙眉,这私塾的布置和其他的私塾有些相同之处,也有些不相同之处,就比如此刻墙上挂着黑色木板,一般的私塾都会在那里挂读书圣人的画像。

    若是让一些书生见了这私塾挂黑木板,定然会说一些酸腐的话来,连读书圣人也不尊敬,那不配读四书五经!

    不过,王青阳却没有这种想法,只是让他看不懂的是里面的孩子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站在讲台后的大丫转过身,拿着粉笔,刷刷在黑板上写字,王青阳注意到这一幕,目光忍不住盯着黑板看。

    “嗯,写得不错!”

    王青阳不禁捋了捋胡子,墙上的黑色木板上写的是启蒙书三字句,字迹整齐,透着秀气,看着让人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这莫非就是村子人说的墙上写字?

    还有大丫手上拿的那根白色的东西是什么?

    看着有些像白色蜡烛!

    可又比蜡烛小了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大丫突然念了一句,“父母教,须敬听。父母命,行勿懒。”。

    下面的小姑娘顿时齐刷刷的用细竹棍在沙盘一抹,擦掉沙盘的字后,又拿着细竹棍低头在沙盘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动作整齐,好似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她们这是?”

    王青阳眼睛瞪大,心中隐隐猜测里面在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她们在默写,就是将之前学过的诗句默写出来。”牛大力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会?”王青阳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俺咋知道啊,要不叔你进里面瞧瞧就知道了!”牛大力憨厚一笑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打扰到她们?”王青阳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村长,你想看便进来看!”

    冷秋娘早就注意到牛大力和王青阳过来了,尽管她不明白王青阳的来意,但王青阳来私塾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那叨扰了!”

    王青阳心底也好奇,便进了私塾。

    私塾里众小姑娘见到王青阳,忽然有些小紧张,王青阳笑着让她们别紧张,专心默写,她们点点头,认真在沙盘上写着字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王青阳越看越是心惊,因为他发现私塾里的小姑娘全写对了。

msc339.com sb156.com 鸿利游戏手机版 云顶真钱在线 千亿国际游戏总代理
225sun.com 7pj.com 10gvb.com sun663.com msc587.com
61vns.com 18xpj.com sun182.com 80pj.com 588sun.com
玛雅网投最高占成 71sblive.com 申博太阳城亚洲登入 tyc588.com tyc05.com